白人警察跪着“洗脚”警察局解散就算结局?过往那些“黑人之死”怎么收场的

近两周来,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活动席卷全美,甚至蔓延到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地,越来越多的人涌向街头抗议警察暴力执法。在群情激昂下,出现了一些意欲反思和忏悔的举动,企图挽回如今愈演愈烈,不可收拾的局面。

据《》报道,当地时间7日,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的12名议员中,有9名做出承诺,要解散当地警察部门,并计划与当地社区合作开发新系统,预计会在未来几周中执行。

此前,明尼苏达市议员,也是明尼苏达州总检察长基思·埃里森的儿子耶利米·埃里森4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我们将解散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当我们完成后,我们不仅可以将其重新粘合在一起,也将极大地重新考虑如何处理公共安全和应急响应。”

明尼苏达州上周发起了对该市警察部门的调查,5日首个具体变化是,明尼阿波利斯市在一项协议中,同意在执法中禁止使用扼住颈部的相关工具。

解散整个警察部门并非没有先例。2012年,由于新泽西州卡姆登市的犯罪猖獗,该市解散了警察局,并用一支新部队取而代之。加利福尼亚州的康普顿在2000年采取了同样的措施,将其治安工作转移到了洛杉矶县。

6日,北卡罗来纳州数百名信徒聚集在一起举办反种族主义抗议。期间,至少三名白人警察和3名白人参与者,为黑人牧师洗脚,同时更多人一起加入祈祷。一位抗议者手持扩音喇叭说,“我们代表高加索人忏悔”。据悉,“洗脚”仪式旨在实践《圣经》中耶稣为门徒洗脚的典故,来表达谦卑和爱。

该视频在国外社交网络上迅速扩散,有些网友对此举表示肯定与支持,但不少网友则觉得匪夷所思。

CNN用图标显示出美国与包括七国集团(G7)在内的发达国家,在警务和刑事上的数据对比:美国显然是一个明显异类,而其黑人受影响更大。据报道,要确切知道每年有多少美国人死于警察暴力执法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一个包含此类信息的全国性数据库。

据《》统计,2019年有1004美国人死于警察枪杀,而“警察暴力地图”组织的数据则为1099人。相比之下,其他国家警察枪击事件可谓极少数事件,新西兰和英国的警察通常不佩戴,加拿大在2000年至2017年期间也仅有461起类似事件。

CNN表示,美国人也比其他发达国家更容易被捕或入狱。2018年,美国总共逮捕了超1000万人,相当于每32名美国公民就有1人被逮捕过。数据显示,美国的拘捕率远高于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而在那些被逮捕人当中,美国黑人更有可能遭受暴力执法。根据2016年发表在《美国健康杂志》上的一项研究,黑人男性被警察干预致死的可能性比白人男性高出近三倍。

《》网站6月5日发表题为《警察杀害黑人也是一种流行病》的文章称,美国糟糕的法律为警察暴行创造了条件。美国警察暴力是一种公共卫生问题,和新冠病毒一样都在不成比例地杀死美国黑人。这两种流行病最可悲的相似点或许是美国政府对二者同样采取冷漠的应对方式,因为受害者都是贫穷的少数族群。

美国最高法院为警察提供了有限度的豁免权,为追究警察的责任设置了障碍。最高法院还特意不发表权威性的声明,对违反宪法使用武力作出定义,同时它还巧妙地避免告诉警察,在使用武力时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当联邦法院放弃了解释法律的责任,让警察部门去定义宪法标准时,法律就本末倒置了。

作为引发此次多国反种族歧视的导火索、“黑人之死”案主犯、美国前警察德里克·肖万将于当地时间8日下午首次出庭受审,目前他面临二级谋杀罪指控。在此之前,那些“黑人之死”结局如何呢?

法国《快报》周刊网站发表了文章题为《从埃里克·加纳到塔米尔·赖斯,那些警察暴力下的美国黑人受害者》的文章,盘点了最近几年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同时指出这一名单远远不全。

3月18日,22岁的年轻黑人斯蒂芬·克拉克被两名加州警察枪杀,地点是在萨克拉门托市其祖母的花园里。根据家人要求下进行的私人验尸报告,他的背部和肋部挨了7枪,挣扎了好几分钟后才死亡。

两名警察(其中一名还是黑人)被911紧急呼叫台派来,调查人员称两名警察朝克拉克开了20多枪,因为他们认为斯蒂芬持有武器。然而,警方只在尸体身上发现了一部手机。

警察特伦斯·梅卡达尔和贾里德·罗比内特随后被停职并接受调查。这一严重失误在萨克拉门托市引发了非裔美国人群体的极大愤慨,多次发动以示抗议。2019年3月,萨克拉门托县检察官宣布,两名警察不会被起诉,他们使用武力是合法的。

9月16日,40岁的特伦斯·克拉彻在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被警官贝蒂·谢尔比开枪打死。分别装在直升机和警车上的摄像机,从两个角度拍摄下了当时的画面。从中可以看到,被警察包围的克拉彻慢慢走到马路中间的车边,而在此期间他一直把手举在空中。

警方解释说,克拉彻把手插在兜里摸索并拒绝伸出双手,尽管警方一再警告,他仍走向自己的汽车。警官谢尔比被指控过失杀人。2017年5月,此行为被宣判无罪。

9月20日,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43岁的基斯·拉蒙特·斯科特被同为黑人的一名警察打死,当时他正从车上下来。有7个孩子的斯科特当时正在一处公寓前的停车场,而警察正在此处展开搜捕行动。斯科特就此被警察枪击并受了致命伤。他并不是警方要找的嫌疑人,但是警方解释说警察多次要求其放下武器而他并未服从。

当地警方负责人说:“尽管做出了口头警告,但是他(斯科特)仍手持武器下了车。当警察继续喝令其放下武器时,他下了车并对警察构成了威胁。”

然而据斯科特家人说,他当时正在车里等儿子放学,手里拿着的是一本书而不是武器。其他一些目击者也证实了这种说法。事发街区一名居民塔赫希娅·威廉姆斯坚称:“他们拿走了书并换成了武器。”

9月24日,夏洛特警方公布了一个视频,显示斯科特下了车并且倒退着走,然后警察朝他开了4枪。可以看到他被击中后倒在地上,周围都是警察。

11月30日,梅克伦堡县地方检察官宣布枪击斯科特的警察不予起诉,因为后者的反应“符合法律”。斯科特的死在夏洛特市引发了持续数日的骚乱。

年仅12岁的塔米尔·赖斯,于11月22日在克利夫兰被杀。其死亡过程被一个监控摄像头拍到:两名巡逻警察来到一个公园,有人报警称当地有人持有武器。实际上是一个男孩在玩塑料仿真手枪。

在无声的录像画面上,一辆警车快速抵达,并直接停在了公园的草地上。赖斯走向警车,手里并没有拿着自己的“武器”。他抬起了胳膊似乎想在腰间拿什么东西,这时刚下车的26岁警察蒂莫西·勒曼朝着他的腹部开了两枪。7个月前勒曼才刚刚进入警局。

2015年12月美国司法当局宣布不追究勒曼的法律责任。检察官解释说,这一事件是由于“当日所有涉事方沟通错误以及人为失误”造成的。2016年4月,克利夫兰市当局不承认失误一说,但答应向赖斯家人赔偿600万美元。

8月9日下午两点刚过,18岁的迈克尔·布朗与一位朋友走在密苏里州弗格森镇的一条街道上。之后,布朗被在事发街区巡逻的警察达伦·威尔逊开枪射杀,被击中数枪身亡的布朗并未携带武器。

据弗格森警方依据威尔逊的描述说,威尔逊将车停在布朗及其朋友身旁下了车,布朗把他猛推到警车前盖上并且进行身体攻击,威尔逊的脸部可能受了伤。威尔逊一回到车上就开了枪,而布朗当时试图抢夺他的武器。而据当时与布朗在一起的那位朋友多里安·约翰逊及多位目击者说,布朗距离警车有十多米远,而且被枪击时双手还举在空中。

布朗的死在弗格森镇掀起了骚乱,这里的居民大多数为黑人,但警察均为白人。8月12日,时任总统奥巴马对布朗家人表示慰问。11月,弗格森镇的骚乱蔓延到了美国很多大城市,也让美国陷入了一场有关白人警察暴力对待黑人的争论,尤其是对待黑人青年。

达伦·威尔逊并未受到指控。联邦调查局(FBI)和司法部联合调查的结论是,缺乏足够证据去怀疑威尔逊的证词。

“我喘不上气了。”44岁的埃里克·加纳死前与乔治·弗洛伊德说过同样的线日,加纳被几名警察按倒在地,他只是被怀疑在纽约斯塔腾岛区非法出售香烟。患有肥胖症和哮喘的加纳拒绝就此被抓且没有携带武器,5名警察围攻他并给他戴上了手铐,他随后失去了意识,其中一名警察扼住其脖子。于是,他成了1993年起纽约市警方内部就禁止使用的锁喉做法的受害者。

加纳的死导致了“黑人的性命也是命”运动的出现。导致加纳窒息死亡的“锁喉警官”丹尼尔·潘塔莱奥,在事发后最初一段时间仍然保留了警局的工作,只不过是去从事文职而已,直到2019年8月的一次纪律审查案结束才被解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