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N1的惊天大骗局

按中国人习俗,过年要说些吉利话,但这件事情确实是天大的事情,并且非常紧迫,只有打破常规。

综合印尼卫生部长苏帕莉吉及布兹博士分析,可得出结论:新猪源甲型(H1N1)流感病毒是美国研究开发出来的人造实验室产物!在后续章节中,我们近一步分析得出结论:具体这一次目的,就是美国把新猪源甲型(H1N1)流感病毒在全球传播,通过世界卫生组织(WHO)不断制造恐怖气氛,再通过掌握的媒体配合鼓吹,诱骗全世界的人都来打疫苗,做给中国人看。趁机在发往中国的毒株中做手脚,对中国下毒手,结合其它手段,让中国灭种亡国!!!

以前的萨斯(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禽流感很有可能是美国搞的一次火力侦察。借此机会,摸清了中国的学术、医疗水平及疫病防控决策执行监控机构、流程、人员,以便为这一次针对中国的惊天大骗局做好周密准备。

1“猪源甲型(H1N1)流感病毒可能是人为制造”印尼卫生部长及吉布兹博士的分析

印尼卫生部长苏帕莉本月初出版了一本书,书名叫做《是时候改变世界了——禽流感背后神秘之手》,书中指责美国用印尼向世卫提交的离流感病毒样本制造生化武器。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近日访问印尼,不想却遭遇尴尬。盖茨日前在雅加达印尼国际事务委员会发表讲话时,有记者问及美国是否在利用印尼提供的禽流感病毒样本研发生化武器。对此,盖茨显得十分生气,他回答说:这是我所听过最可笑的事情。印尼卫生部长出书爆料据印尼媒体报道,该记者的提问并非没有根据,印尼卫生部长苏帕莉本月初出版了一本书,书名叫做《是时候改变世界了——禽流感背后神秘之手》。苏帕莉在书中指责印尼向世卫组织提交的禽流感病毒样本受到美国军方的控制。而对于世卫组织与美国国家实验室共享禽流感病毒样本,她也表示担心。苏帕莉还指责某些发达国家“盗用印尼向世卫组织提供的禽流感病毒样本”。她说:“发达国家越来越富有,因为他们有能力研发疫苗,控制世界。”世卫表示不理解该书一经翻译成英文,立刻引起了多方强烈反应。近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苏珊·斯塔尔对苏帕莉的指责予以否认,并表示美方只是公开获取基因序列数据,从而有助于跟踪禽流感病毒。世卫组织方面也表示不理解,认为禽流感病毒目前还没 有人传人,很难想像用它研发生化武器。印尼政府也表示,该书只是个人观点,不代表政府态度。另据印尼媒体报道,日前,印尼又宣布将重新向世卫组织提交禽流感病毒样本。而苏帕莉声称她的书翻译有误,目前已经停止销售该书的英文版本。(2008.02.28)

印度尼西亚卫生部长西蒂·法蒂拉·苏帕莉(Siti Fadilah Supari)于周二(28日)表示,致命的猪流感病毒有可能是“人造”的;她呼吁人们对于肆虐全球的猪流感疫情保持镇静。这位部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并不清楚猪流感病毒是否由基因工程设计加工而成,但不排除此种可能性。2003年,印尼受禽流感病毒的影响最为严重,有250人死亡,而此次并未发现猪流感病例。(2009.04.28)

Adrian J Gibbs吉布兹博士75岁,他是Tamiflu(达菲,非典、禽流感、和猪流感的特效药都是一个药物—Tamiflu)及 Relenza(瑞乐莎)研发机构的成员之一,单独或与人合作写了250篇关于病毒的科学文章,在堪培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39年学术生涯中。

澳大利亚病毒专家吉布兹(Adrian Gibbs)在一份即将公布的报告中声称,甲型H1N1流感病毒源自实验室,而非大自然,甚至很有可能是故意制造出来的。现已退休的吉布兹上周末将此事上报给位于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总部,称即将在网上公布此报告。吉布兹是首位对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基因组成进行分析的科学家。吉布兹及两名同事对流感病毒8个基因编码的数百个氨基酸(amino acids)序列都进行分析后发现:把甲型流感病毒的基因序列和另一个相近似的病毒基因序列相比较,然后看看两者的区别有多少。甲型流感病毒和猪的流感病毒相比较,这两者是近亲。用这个证据作为线索,可以推测出病毒在过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该病毒基因突变的频率比通常猪身上的病毒高出3倍,说明病毒不可能来自于猪。只可能是病毒在传染到人身上时,先接触到了猪而已。病毒可从实验室中溜出去,最近的一次是在英国,有一次大规模的口蹄疫爆发。这场灾难的起因就是英国一个安全严密的口蹄疫研究机构发生了泄露。有人把活的病毒从下水道中冲走了。病毒从下水道出去后传到了附近的牛的体内,最后传遍了英国,造成了数百万英镑的损失。在接受媒体的电话采访中,他表示:“只要我们搞清楚病毒究竟是从何而来,我们才会更加安全。我的研究结果已经得到了包括孟菲斯圣·朱迪儿童研究医院的科研人员里查德·维比(Richard J.Webby)博士等科学家的支持。获知此事后,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展开调查,世卫组织表示,病毒的流传不排除是学者失误的可能性。世界卫生组织副干事长福田敬二表示,最初的H1N1新型流感病毒分析报告确实认为该病毒的产生有其他的解释,但吉布兹的论断并非最正确的解释。(2009.05.14)福田敬二说的非常含糊其词,搞不清他到底想表达什么?说明世界卫生组织对此非常暧昧,心中有鬼。

猪源流感A型病毒(H1N1)出现在2009年,首次在墨西哥人体内发现,是一个至少有三个父母的重配病毒。 病毒的6个基因序列,那些编码聚合酶蛋白(PB2,PB1和PA)、血凝素(HA)、白(NP)和非结构蛋白(NS),和那些在北美1999-2000年左右猪身上分离出的H1N2三重配流感病毒最接近。病毒的其他两个基因来自不同的欧亚类禽流样猪病毒;神经氨酸酶(NA)基因最接近1991-1993年欧洲分离出H1N1病毒, 基质蛋白(MP)基因最接近1999-2000年亚洲分离出H3N2病毒。

因此,简言之,系统发育研究提供了一致证据表明,新病毒的直接家长即猪病毒。这些分离样本的抽样时间与“无样本祖先”家长时间估计长度一致,并与产地的不同这一点共同支持结论;即猪起源流感病毒有三位家长,一个来自北美,一个来自欧洲,第三个来自亚洲。

1)“无取样猪群”论,由Smith和他的同事提出,断定“流行猪源流感病毒的祖辈起源于猪”, 猪源流感病毒基因上“观察到的每一个基因片断长期无样本历史” 表明,“欧亚族和北美族猪流感病毒重配可能没有在最近发生,也许这种重配病毒已经神秘传播,而不是两个不同族猪流感病毒”,而且“在欧亚大陆与北美之间的生猪运输似乎促进了不同的猪流感病毒混合,导致了和猪源流感病毒毒株基因关联的多重配事件。“(Gavin J. D. Smith是香港大学李嘉诚Li Ka Shing医学院的微生物系及公立紧急传染病重点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他们在自然NATURE 459期,发表Origins and evolutionary genomics of the 2009 swine-origin H1N1 influenza A epidemic,5月24收稿、6月4日接受、6月11日在线发表, 主张猪源流感病毒的多基因祖先并不表明它的人工起源.

重要的是要指出,这一理论取决于感染活猪洲际运动,需要至少两个违反检疫入侵,涉及三个不同的国家。很可能对世界各地的猪流感病毒传播检疫控制,极大地减少了这种因素效果。实际上,“类禽流感”族欧亚流感病毒,及它们的基因,从来没有在北美洲发现,在猪源流感病毒出现之前,尽管它们已在欧洲经常出现超过30年;类似于三重配病毒和他们的基因从没有在欧洲被分离出来,尽管它们已经主导北美猪流感病毒超过10年。

2)“实验室错误”的理论。我们注意到,流感病毒在病毒实验室生存的很好,实验室不受日常监管,世界上很多实验室可能共享和传播来自不同来源和大陆的一定范围内猪流感病毒,而且共享和使用培养细胞的生产线。这些病毒被用于研究,诊断测试和制造疫苗,细胞被用来传播、繁殖病毒。因此,如果猪源流感病毒是由实验室活动产生,当一个宿主被同时来自不同父母谱系毒株感染,这可以最简单地解释为什么猪源流感病毒逃脱监管超过十年,最后样本在北美,欧洲和亚洲的病毒如何聚集在一个地方,产生了重配。

那么什么样的实验室事件可能会产生不同的流感病毒毒株混合感染,从而产生猪源流感病毒?最简单的是,猪源流感病毒是一个研究过程中重配产物。还有一种可能性,它是在多价疫苗生产过程中产生。多价减毒疫苗是那些病毒,在鸡蛋中培育然后化学消毒,的混合物。因此,一个重配可能会产生,如果没有充分的消毒,通常甲醛或丙内酯被添加到病毒混合物。病毒活混合物可以感染猪,通过接种疫苗,后来不断增长的病毒可能发生重组,感染养猪场工作人员,从而扩大到更广泛人群。最后,它有可能是病毒连续通过细胞,如Madin-Darby canine kidney (MDCK) 细胞(目前广泛使用在流感实验室),导致不同流感病毒毒株潜在地及连续地感染,作为一个不严格实验室做法的结果。这一进程可能会产生重配病毒,并感染人员。

目前可得到的系统发育信息并未明确猪源流感病毒来源,但是它提供了一些线索,可以产生一些假设:它在何处以及如何起源。两个对立的可能性已被描述和讨论在此评论中,但需要更多的数据对它们加以区分。在猪源流感病毒和那些接近它们的病毒之间,(寻找)样本基因序列填补时间和系统发育缺口将具有特别价值。我们相信:这些重要的基因序列,最有可能在未取样猪或未取样实验室的样本中发现,特别是那些拥有全部最接近那些猪源流感病毒三组毒株并参与疫苗研究和生产的实验室。进入北美生猪的检疫和贸易记录也许可以聚焦在搜索未取样猪上。很可能关于猪源流感病毒直接祖先的更多信息会获得,当猪源流感病毒的PB1 – F2基因不寻常性质被理解时。

Gibbs博士首先根据新猪源甲型(H1N1)流感病毒基因及与之最接近的病毒基因比较,得出新猪源甲型(H1N1)流感病毒基因来源于猪病毒,并至少是个三重配病毒的结论。在此基础上,作者又仔细比较了两种相对立的假说。1:猪群自然起源;2:实验室起源。作者没有明确肯定实验室起源,但从文章中可以看出,作者偏向于实验室起源。在实验室起源中,作者又仔细比较了两种目的。1用于疫苗研究开发的目的;2用于研究、诊断测试目的。

在基因图案和序列标记一节中,作者指出新猪源甲型(H1N1)流感病毒基因的NS1蛋白有219个氨基酸长度,而减毒活疫苗NS1蛋白只有126个氨基酸长度,作者暗示不是用于疫苗研究开发目的。作者又特别指出新猪源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PB1-F2基因在类人识别标志12、58、88位置处,通过终止密码子被选择性覆盖,而这种覆盖造成的缺位与小鼠实验无毒性相关。通过终止密码子选择性覆盖,可能反映了(人为)选择的结果。

他在接受别人采访中说:“病毒可从实验室中溜出去,最近的一次是在英国,有一次大规模的口蹄疫爆发。这场灾难的起因就是英国一个安全严密的口蹄疫研究机构发生了泄露。有人把活的病毒从下水道中冲走了。病毒从下水道出去后传到了附近的牛的体内,最后传遍了英国,造成了数百万英镑的损失。”他在这里已说的非常透彻,只要稍有专业知识,用自己的头脑好好想想,就知道他其实暗示有人故意传播病毒!!

新猪源甲型(H1N1)流感病毒是美国蓄谋已久,用于某种特定目的,而研究开发出来的人造实验室产物!具体这一次目的,就是美国把新猪源甲型(H1N1)流感病毒在全球传播,制造一场全球大瘟疫,再通过世界卫生组织(WHO)不断制造恐怖气氛,再通过掌握的媒体配合鼓吹,诱骗全世界的人都来打疫苗,做给中国人看。趁机在发往中国的毒株中做手脚,对中国下毒手,结合其它手段,让中国灭种亡国!!!

现在回过头来看,一切都那么清晰、明了。2003春,爆发伊拉克战争的同时,在中国香港、广东爆发了萨斯(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搞得人心惶惶;后来又发生了禽流感,搞得也挺恐慌的。这很有可能就是美国搞的一次火力侦察。借此机会,摸清了中国的学术、医疗水平及疫病防控决策执行监控机构、流程、人员,以便为这一次针对中国的世纪大骗局做好周密准备。美国上层熟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条战争规律,中国对美国的又有多少了解?

2003萨斯之后的几年内,方舟子撰文《如何看待中药的毒性》、《谁说中医不是骗人的?》、《就这样慢慢被毒死》,希望彻底否定中医中药,中医中药自身也存在问题,但他打着科学的旗号,意图将中医中药一棍子打死,这背后是否隐藏着……?

世卫组织的陈冯富珍总干事于2009年6月11日宣布了最高级——第六级“流行病紧急状态”,原因是H1N1流感的扩散。让人很好奇的是,当她宣布六级警报的时候,她说,“目前的证据表明,绝大多数病人的症状很温和,通常在没有治疗的条件下可以迅速彻底康复。” 她还说,“在全世界范围内死亡的人数很少。我们并不预期重症或者致命病例数量会突然大量增加。”

我们事后得知,世卫组织内部对此有白热化的争论。陈冯富珍是根据“圣贤”(SAGE)“战略咨询专家小组”的建议而行动的,组里当时有一位专家,正是“流感博士”欧斯特豪思医生,现在他还是。

诱导了恐慌的世卫组织在宣布 “流行病紧急状态”时,欧斯特豪思是它的最关键的推手。不仅如此,他还是最重要的那个私人的“欧洲流感科学工作小组”(ESWI) 的主席,那个小组给自己的定位是“对流感提供多学科的关键性评价”的领导者,以“抗击传染病和大流行性感冒为目标”。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这个由欧斯特豪 思领导的“欧洲流感科学工作小组”是一个连接枢纽,把“在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在柏林的罗伯特·科赫的研究所和美国的康涅狄格大学”连接在一起。

更重要的是,这个“欧洲流感科学工作小组”(ESWI)的全部经费,都来自制药业黑手党——制药巨头公司,全球各国政府在世卫组织宣布进入“流行病紧急状态”时,不得不大批购买和储藏它们生产的疫苗,因此正是它们在紧急状态中闷声大发横财。在“欧洲流感科学工作小组”(ESWI)的资金资助者中,包括H1N1疫苗的生产者诺华制药,“达菲”的销售商霍夫曼-勒-罗氏公司、百特疫苗(厂)、MedImmune、葛兰素史克、赛诺菲巴斯德(Sanofi Pasteur),等等。

华尔街银行——JP摩根,是这样估计的:世卫组织决定宣布流行病紧急状态的最大的结果是,赞助欧斯特豪思的那些制药巨头的利润,规模可以达到75~100亿欧元

世卫组织的“圣贤”专家咨询小组还有一位成员是弗里德里希·海顿博士,他同时服务于英国的“服务者信托基金”(Wellcom Trust)。据传说,他是欧斯特豪思的密友,他同时也为罗氏公司、葛兰素史克公司提供有偿的“咨询服务”,那不就是生产H1N1疫苗的公司吗?

任世卫组织“圣贤”专家咨询小组成员的是另一位英国科学家、英国卫生部的大卫·萨力斯伯里教授,他同时还领导着世卫组织的甲流咨询小组。萨力斯伯里是制药业的坚定的捍卫者。英国健康市民组织“点击”(One Click)曾经指责他掩盖疫苗接种和婴儿自闭症发生率急剧上升之间的关联,还指责他掩盖疫苗“Gardasil”导致瘫痪甚至死亡的事情。

在这一切发生后,2009年9月28日,这位萨力斯伯里说,“科学界的观点非常明确,添加硫柳汞没有任何风险。”在英国用于H1N1流感的疫苗绝大部分是葛兰素史克生产的,其中起保鲜作用的汞制剂,正是硫柳汞。在美国,由于发现硫柳汞可能导致儿童自闭症,美国儿科学会和美国公共卫生署在1999年已经提出,把这种成分从疫苗中剔除掉。

在世卫组织中还有一位“圣贤”专家咨询组成员,阿诺德.芒托博士,他也是疫苗生产者MedImmune、葛兰素史克和ViroPharma公司付费的咨询专家,所以他也在从自己为世卫组织提出的建议中赚钱。

事情到这里 还没有完,“圣贤”专家咨询组的“独立”科学家们开会时,到会的还有“观察员”,这些观察员都是疫苗生产者:葛兰素史克公司、诺华制药公司、百特公司的 人!我们是否应该问一下,“圣贤”专家咨询组是否是流感的真正的全球领军科学家,他们开会为何要请疫苗生产者前来?

十年来,世卫组织为了自己手中有更多可用的钱,开创了一种“公-私伙伴”新关系。世卫组织现在不仅从联合国会员国得到会费——这是最初的安排,这个机构今天还收取各种研究资助和资金支持,其数量是联合国拨的常规经费的两倍还要多,全是来自私营企业。什么企业呢?就是那些能够从2009年H1N1流行病紧急状态决定中受益的那些企业。作为世卫组织的资助者,这些制药业黑手党在日内瓦可以享受到“开放式红地毯的待遇”。

流行病学家汤姆·杰弗逊博士(服务于对流感研究进行独立的科学评估的“柯克兰协会”),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采访的时候指出,世卫组织私营化和卫生事业商业化的真实含义:“ 此次流感最大特征之一,同时也是整个大流感传奇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有人在年复一年地做出预测,而且预测一年比一年更严重。可是至今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那些人还是在那里发布他们的预测。比如说,可能会让一切人都致命的那个禽流感,到底带来了什么?什么也没有。可是这还不能让那些发布预测的人罢手。有时候你会感觉到,整个行业在那里等着流行病爆发。”

杰弗逊:世界卫生组织和公共卫生官员、病毒学家和制药公司。他们围绕所谓正在迫近的流行病,把一台机器开动起来。在这里要涉及好多的金钱,名望,个人仕途,还有整个体系!他们所需要的只是一种病毒发生变异,机器马上就可以启动和运转……”(注18)

当被问到世界卫生组织是否为了创造出一个巨大的H1N1疫苗市场,而刻意宣布流行病紧急状态时,杰弗逊回答说:

难道你不认为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事实上WHO改变了它对流行病的定义?过去的定义是出现一种新的病毒,发生了迅速的传播,人体还没有免疫力,并且造成了大量发病和大量死亡。现在后面的两条被去掉了,猪流感就这么变成了大流行病了。(注19)

世界卫生组织不早不晚,恰好在2009年4月发布了新的“疾病大流行”定义,刚好能够让它的“圣贤”专家咨询组以及“流感博士”欧斯特豪斯和大卫·萨力斯伯里他们,非常方便地利用本质上很温和的猪流感——甲型H1N1流感,宣布了大流感紧急状态。(注20)

《》12月8日在一篇文章中,对全世界H1N1甲型流感的严重性(或者说缺失的严重性)的一个注脚中这样报告:“美国H1N1传染的第二波过去了,著名流行病学家们正在预测,这次大流行最终可能被列为自从现代医学开始记录流感以来最温和的一次爆发。”(注21)

欧洲议会卫生委员会全票通过了一项决议,清查制药业巨头对发动“猪流感”全球战役所施加的影响,特别是对WHO施加的影响。这是针对WHO、制药巨头和学术界的无良科学家这个“地球金三角”的医药腐败早就应该采取的、已拖延了太久的行动。他们造成了千百万人民的永久性健康伤害,甚至造成了不应有的死亡。

此次欧洲议会行动的推动者是沃尔夫岗·沃达格,前任德国联邦议院的社会议员,现任欧洲议会卫生委员会主席。沃达格是医生、流行病学家、肺病专家、环境医药专家,他认为目前的所谓“大流行病”是“最大的世纪医药丑闻”。决议文本经由足够多欧洲议会成员通过,其中有这样的陈述:“制药公司为了推广它们治疗感冒的专利药品和疫苗,向负责公共卫生的科学家和政府官员施加影响,向全世界的政府发出警报,迫使它们把有限的医药卫生资源浪费在无效的疫苗上,把千百万健康的人们暴露在无人知晓的疫苗副作用的风险面前。那些疫苗并未经充分检验,而且接种疫苗是毫无必要的。2005-06年的‘禽流感’和当前的‘猪流感’一起,已经造成的巨大的伤害,不仅涉及由于接种疫苗而致病的人,不仅浪费了公共卫生资金,还破坏了重要的国际卫生机构的公信度”。

欧洲议会将要调查的,就是“伪造的大流行病”,即WHO根据其医学专家“圣贤”咨询组(SAGE)的意见,于2009年7月宣布的“最高级流行病警报”。世卫组织的“专家小组”许多成员在葛兰素史克、罗氏制药、诺华等公司有重大经济利益,并且被记录在案。他们正在从这些公司推出的药品和未经检验的H1N1疫苗中获取私人利益。欧洲议会将要调查在发动全球范围的所谓“H5N1”禽流感和“H1N1”猪流感行动中,这些制药公司曾经施加了何种影响。这项调查在欧洲议会全体大会上将被赋予“紧急行动”的优先地位。

沃达格在他的正式陈述中,批评了制药业对WHO官员施加的影响和导致的后果,使得“千百万健康的人被暴露在草率制造出来的疫苗风险面前”,而实际上这场流感远比以往的一切流行性感冒都“更轻微”。

沃达格说,WHO在七月宣布最高级警报中所应承担的责任,是欧洲议会此次调查中最大的重点。当墨西哥在2009年4月报告发病的情况之后,WHO有史以来第一次修订了大流行病定义,把发病的人数而不是疾病的实际危险作为发布“大流行病警报”的依据。当猪流感被宣布为“大流行病”后,各国被迫启动应对措施,并且要去购买猪流感疫苗。沃达格提出,由于WHO不受任何议会的控制,所以各国政府必须坚持对它的公信度要求。这项调查还将涉及两家重要的德国机构,即发布流行病指导手册的机构:保罗-欧利希所在的机构,他曾经获得诺贝尔生理暨医学奖,还有一个是罗伯特· 科赫研究所。

欧盟官员称甲流疫情是世纪骗局 制药公司制造恐慌牟取暴利(2010.1.13)。就在这关键时刻,百度在美域名被非法篡改,GOOGLE扬言退出中国,希拉里亲自出马……,狠狠的吓唬了中国人一下。成功地将中国高层领导及国民的注意力从甲流疫情是世纪骗局这个大话题,转移到网络安全及GOOGLE事件上来,与此同时,火速摆平了欧洲议会卫生委员会,美帝的危机处理做又快又到位!!!CDC(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Z*,于2010.1.13回应称,这种说法缺乏事实依据。不知他是……,还是……? 时至今日(2.14),一个多月过去了,沃达格对WHO、制药巨头和学术界的无良科学家 “全球金三角”的调查再没有下文了……!!

Leonard G. Horowitz, 牙医学博士,文科硕士,公共卫生硕士,是在公共卫生,行为科学,,新出现病和生物重叠领域的国际知名权威。他在1977年获得塔夫茨大学牙科学院牙科医学博士学位,又获得美国罗切斯特大学行为科学博士后奖学金,获得哈佛大学公共卫生硕士学位,获得遵理学院健康教育文科硕士,在加入美国哈佛大学研究机构前, Horowitz博士已出名,因为他的畅销书,新出现病毒:艾滋病和埃博拉病毒,自然,事故或故意?

洛杉矶,加州,世界领先的医药产业调查者已发现一个令人震惊的文件,证明一个国际药业圈子,在纽约市操作,是H1N1猪流感惊吓和疫苗准备的幕后者。

Leonard G. Horowitz博士,美国领先的消费者健康专家,雪莉凯恩,一名调查记者,已经在法律宣誓书中发布了惊人的证据,在那个的私人全球生物技术“托拉斯” 首领是你曾听到过的关于流感的所有事情,包括它的起源及宣称通过疫苗预防,的幕后者。他们的文件,今天正通过律师向联邦调查局递交,表明强力的多个产业在“纽约市伙伴关系”内部操作一个犯罪团伙,是流行病的制造,媒体劝告,疫苗接种的准备,及从超市到诊所到处可见的卫生官员促销,的幕后者。

大卫洛克菲勒基金会,拥有几个华尔街的强大伙伴,,包括传媒巨头鲁珀特默多克,莫顿朱克曼,托马斯格罗瑟,以及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董事会前主席Jerry Speyer,和正在推进的全球种族灭绝有牵连,Horowitz博士通过律师团写信给联邦调查局主任,以便停止即将开始的猪流感H1N1疫苗接种。

“这个伙伴关系控制了全球生物技术研究和开发。国际健康产业也几乎完全被这个托拉斯控制,它们的活动几乎控制了主流媒体,以促进/宣传它们的产品和服务,以便实施药品集团的有组织犯罪。这个托拉斯,在本质上构成或破坏医疗和自然愈合的市场,主要是通过大众媒体公司和宣传运用社会工程和市场建设”Horowitz博士写道。

昨晚8点,甲型H1N1流感疫苗生产用毒株NYMCX-179A运抵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科研人员迅速激活毒株种子批制备工作,这标志着甲型H1N1疫苗的批量生产正式激活。此前,北京科兴成功生产出我国第一支甲型肝灭活疫苗、禽流感疫苗和SARS疫苗。当天下午1:40,自美国CDC发往北京的甲型H1N1流感疫苗生产用毒株”NYMCX-179A”运抵首都国际机场。在国家应对甲型H1N1流感联防联控保障组、海关总署和国家质检总局等部门的协助下,毒株于20:00顺利送抵北京科兴。据了解,在疫情出现后,美国CDC迅速分离得到了毒株,并于4月16-17日将3株毒株发往了WHO 的联合实验室用于制备疫苗生产用毒株。位于美国纽约医学院(NYMC)的实验室在5月中旬完成了疫苗生产用毒种的制备,并将制备完成的毒株发往美国CDC 进行安全性评价。美国CDC在对这些毒株进行全面评价后,向各疫苗生产厂家分发。 (2009.6.9)

最关键致命的一点是中国制备疫苗所采用的毒株NYMCX-179A来自美国纽约医学院(NYMC)的实验室.美国非常非常可能在其中玩了两面阴谋,在美国制备疫苗所采用的毒株NYMCX-179A,是线A.而运往中国的”NYMCX-179A”是假的, 不是线A,内含某种恶性的病毒!!

本次临床试验采取单中心、随机双盲对照设计,于2009年7月22日在北京市怀柔区启动。现场接种工作于8月15日顺利完成,共有1614名3岁以上的受试者完成疫苗接种及0、14和21天的血样采集,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完成了全部血清的血凝抑制抗体(HI抗体)检测。 本次临床试验由中国疾控中心组织,北京市疾控中心承担。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18日宣布,其生产的甲型H1N1流感疫苗临床试验完成,初步结果显示疫苗对人体安全有效。分析结果显示,临床试验用疫苗在接种一针后可产生良好的免疫反应,保护性抗体阳性率、抗体阳转率等指标均达到疫苗评价标准,表明接种疫苗可以对人体产生保护。北京科兴公司总经理尹卫东同时表示,北京市有1600余名志愿者参与了此项研究,志愿者们的积极参与推动和保证了这项科研的顺利进行,也为今后成千上万的人接种甲型H1N1流感疫苗提供了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数据。“甲型H1N1流感疫苗能够早日投入使用,志愿者们功不可没。” (8.18)

昨天上午10时30分,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通报,9月3日已批准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研制的甲型H1N1流感疫苗获得药品注册。药监局注册司司长张伟介绍,根据疫情发展和国家对甲流疫苗的应急储备资源配置,将首先用于易遭H1N1侵袭的重点人群接种免疫。昨日中午1时,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疫苗生产线流感疫苗开始灌装下线,每个最小包装上,都清晰印有“国药准字S20090012”,以及问世名称“盼尔来福.1”。这是全球首支获得国家(或地区政府)药品批准文号的甲型H1N1流感疫苗。从企业6月8日获得可直接用于疫苗生产的毒株算起,整个疫苗研制周期仅用了短短87天。(2009.9. 4)

主持人:最后一个关于疫苗的问题。比如说像我们这种青壮年,因为刚才您说了有一个优先人群,那么在优先人群里面,大家也有一个担心,就是疫苗安全系数到底有多高,有的人在种和不种之间还犹豫,您的主张是什么?

Z*:我再把刚才那句话补充一下。我们国家做疫苗观察的时候,是3岁以上的人群做的观察,3岁以下的,我们因为没有这种实验数据所以没有推广下去。但是(3岁)以上的人群接种了,我觉得对(3岁)以下的人群也是一个保护。

Z*:种,我觉得是这样的。实际上最担心安全的是我们,还不是普通老百姓。为什么?因为我们帮着全国老百姓把安全关的,我们要参加疫苗审评的。我们当时提出了很多建议,对厂家疫苗的安全性,我们挑剔是非常苛刻的。

Z*:我觉得现在可以说是,第一个,我们觉得从原理上来看,它生产过程尽量采用过去成熟的工艺,比如说对过敏源的提取是什么,我觉得技术是成熟的。

Z*:对。第二是什么?就是通过13000人的实验,是安全的。最后,中国现在已经大规模的接种了,几十万、上百万人群接种都是安全的,这个是最主要的因素。( 2009.10.29)

从上面对话可以看出公众对疫苗安全心存疑虑, 而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的首席科学家Z*对此回答老是什么觉得,觉得的. 到底是水平低,还是……?

上海于2009年10月15日起开展了大规模对重点人群的甲流疫苗接种工作;11月初,北京中小学、大学(所谓的重点人群)开始接种,11月16日是北京户籍居民免费接种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第一天;其它各地也在11月初开始接种。6月8日,甲型H1N1流感疫苗生产用毒株NYMCX-179A自美国运抵中国,立即开始制备疫苗。 7月22日, 由中国疾控中心组织(北京市疾控中心承担),在北京市怀柔区发动1614名志愿者开始作临床试验,到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Z* 10.29讲线天,不知是偶能,还是……。总之,这对于一个严格的疫苗实验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HIV/AIDS艾滋病急性感染期为6个星期,无症状感染期为6个月至10年以上,此期与健康人无明显区别,艾滋病前期才会出现明显症状(中国艾滋病调查P230,高耀洁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5月第一版),此时距人体感染HIV至少有7个月又2个星期。

如果美国運往中国”NYMCX-179A” 毒株,实际上是类似于HIV这样,有12个月潜伏期的恶性病毒,100天的疫苗实验期是远远不够的.这就是问题关键所在。

H1N1流感。就在同一天,美国疾控中心也估计,美国死于这种新流感的人数已经突破了1000人。美国总统奥巴马于这一天公告,宣布美国进入甲型H1N1流感全国紧急状态,公告发出后,争相注射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场面出现在美国各大州。(2009.10.29)注意, 美国疾控中心估计美国死于这种新流感的人数已经突破了1000人,这条新闻中死亡数字非常非常可能是夸大的。2008年西藏3.1中CNN的拙劣表演,想必大家还没有忘记吧。奥巴马两女儿接种甲流疫苗 大批美国人等待疫苗 (2009.10.29)

然而与此同时另一个现实也骤然凸现在美国人的面前,那就是疫苗短缺。《》的专栏作家苏姗多米尼斯曾在本月初就打电话给儿科医生,为儿子预约注射疫苗,然而被告知将需要等三周到一个月才能确定时间。(2009.10.29)

中国国家卫生部已明确指出,甲流疫苗供应能力不足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我国的接种策略是优先在重点地区和重点人群中接种甲型H1N1流感疫苗,经测算,全国重点人群总数约为3.9亿人。(2009.11.04 )

10月22日始,在北京大兴区魏善庄军训基地的3000多名大一新生中,发热等流感样症状随着恐慌逐渐蔓延。10月26日,一名新生出现肺部感染,被紧急送往离军训基地不远的大兴区医院救治,但因病情发展迅速,经全力抢救无效于27日死亡。这名北航2009级航空科学与工程学院男生就此结束了18岁的生命。大兴区医院发热门诊相关医生对当地媒体说:“来时还好,凌晨时突然发病身亡。”官方公开消息称,死因初步认定为甲流。但还未有此病例更加详细的信息得以公布,比如发病时是否有并发症、脏器功能损害,是否有基础性疾病等。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10月31日说,这场集中爆发的疫情已有700多人患有甲流和发烧,400多人已经痊愈,剩下的300多发烧学生中没有重症病例。(2009.11.04 )这背后是否另有隐情……?

上海于2009年10月15日起开展了大规模对重点人群的甲流疫苗接种工作;11月初,北京中小学、大学(所谓的重点人群)开始接种,11月16日是北京户籍居民免费接种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第一天;其它各地也在11月初开始接种。

本周稍早,世卫组织战略咨询专家组(SAGE)对甲流疫苗进行了研究分析。“SAGE审查了病患接种疫苗后的初步监控报告,未发现不良反应迹象,”世卫发表声明称。“我们注意到接种后出现一些不良反应,但接种普通流感疫苗也会有同样症状,众所周知后者的安全性是相当高的,”声明称。(2009.11.3)

被SAGE影响,操纵的世卫组织匆忙跳出来说甲流疫苗安全有效,动机不简单!!! SAGE的后面是H1N1疫苗的生产者诺华制药,“达菲”的销售商霍夫曼-勒-罗氏公司、百特疫苗(厂)、MedImmune、葛兰素史克、赛诺菲巴斯德(Sanofi Pasteur),等等,这些又和美国上层势力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一切非常可能是奥巴马背后的实际控制集团做给中国人看的。中国人太天真善良了,很有可能已上当受骗!!!昨天(11月16日)是北京户籍居民免费接种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第一天,截至昨天(11月16日)下午4时许,全市402个指定疫苗接种点共为9000余人接种此疫苗。多个接种点透露,首日接种者多数为老年人。(2009.11.17)

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发言人Y**,8日在北京重申,国内甲流疫苗接种后出现的4例死亡病例,与疫苗没有直接关系,疫苗是安全有效的。日前,中国卫生部通报说,中国共报告4例接种后死亡病例。经调查,3例已证实与疫苗接种无关,1例死因仍在调查当中。(在国家药监局当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Y**说,中国药品监管部门对甲流疫苗研制严格审批,对生产过程严格监管(甲型H1N1流感疫苗生产用毒株NYMCX-179A来自美国,若美国在其中搞鬼, 生产过程越严格,越合美国人心意,不知Y**考虑过否?)并在每批疫苗上市前进行批签发检验。尽管疫苗的审评、审批是在短时间内完成的,但所有标准并没降低、程序也没减少(此标准程序是否为美国人制定?)。Y表示,目前为止,甲流疫苗的不良反应和季节性流感不良反应是一样的,还没有发现接种疫苗严重的不良反应,上市的甲流感疫苗是安全有效的。根据中国卫生部的统计,截至12月6日24时,中国累计为3020万人接种了甲流疫苗。( 2009.12.8 药监局重申疫苗安全有效)

2009.11.27上午,广东揭西县河婆镇人张国录陪妻子阿香,因阿香脚肿,到深圳宝安区沙井人民医院,。因夫妻有亲戚在医院工作,亲戚出于好心,问夫妻要不要打疫苗,夫妻都打了疫苗。14个小时后,次日零时许,张国录开始发烧,一直烧至上午10点多,返回沙井人民医院,医生安排吃退烧药;11.29晚,再次发烧,臀部开始发痒,“冒出棉签头大的肉包,软软的”;12.5,他全身开始肿胀变形,“头肿大得,张大嘴巴都塞不禁牙刷”,眼睛肿成一条峰,看不见眼珠;12.9开始在沙井人民医院住院;12.12转入深圳人民医院,……;12.31,转院到广州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全身开始蜕皮,“皮屑有成人指甲大”,直褪了三周才褪完;“换”了皮的张国录皮肤黑红紧绷,摸上去就象木板……;治疗一段时间,张开始皮开肉绽,形成一片片鳞片……;2月2日,已无法下地行走;2月5日,高烧至40.5°C,此后需借助氧气管呼吸,全身紧绷不能动,一动就象刀割一样……。究竟何因,目前还未有结论。其妻目前无事。(南方都市报A13版,2月8日)此事为何拖延许久,才被报道出来?

Leonard G. Horowitz博士说:艾滋病无疑是“人为的。”我们现在可以断言艾滋病毒的“非常明显的医源性来源”而不是“医源性起源理论”,因为迅速增加的,现在实质性的科学的支持这一结论。目前,在这一领域国际领先科学调查人员之间的共识,其中许多人的作品和文字摘录如下,认为艾滋病毒/艾滋病起源于一个或多个特殊人为的,不是自然的事件,可追溯到70年代中期。特别是艾滋病流行起因表明,据许多科学家和学者,是B型肝炎疫苗,详情载于以下页面。 Leonard G. Horowitz博士身份介绍见1.2,文章详见附录1《Early Hepatitis B Vaccines and the “Man-Made” Origin of HIV/AIDS 》

,马里兰州,美国军方医学研究中心,细菌战剂在这里研究,美国的NCI(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国家癌症研究院)在此设有基地。人物:项目同意者(Kissinger基辛格 )项目管理者 Litton’s president, Roy Ash,利顿的医疗子公司Bionetics还为癌症研究和生物武器的发展,疫苗生产提供黑猩猩,猴子,猴子病毒,灵长类动物的细胞株。具体实施者 NCI项目主任 Robert Gallo博士(随后的白血病病毒HTLV-1,

(白血病病毒)和HIV – 1(艾滋病病毒)发现者)可能的过程: 将白血病(leukemia),淋巴瘤(lymphoma),及肉瘤病毒(sarcoma viruses)及乙型肝炎病毒HB,合成一种新病毒,首先在低等动物及黑猩猩上做实验,不断改进,使其性能提升,最后在非洲黑人和纽约的同性恋人身上以乙型肝炎病毒疫苗的名义做实验,最终传播到全球。

“正如你,我相信HIV – 1是实验室创造。”-加思尼科尔森教授,分子医学研究所,2001年2月12

-Dr. Bruce W. Halstead M.D. Director World Life Research Institute February 22, 2001Boyd Graves博士对导致艾滋病,艾滋病毒的病毒起源研究,是重要的。他的努力导致流程图发现,特别病毒癌计划(SVCP),这清楚地表明了将白血病,淋巴瘤,肉瘤病毒从低等动物移动到灵长类和人类的细胞中15年期间(1962至78年)的研究工作,并不是偶然的。事实上,流程图显示了系统的计划,审查这些病毒如何,特别是,这些病毒如何影响人类免疫。Graves对项目的资金研究,Piano法律与该项目有关,他顽强追求答案,从该领域权威以及他们和Piano项目的联系,是无可比拟的。他的法律行动,使这件事浮出水面是重要的,因为它只能通过法律手段和随后的国会审查,此信息将看到曙光。在这方面,那么,Graves博士的努力是寻求这一全球性流行病真正来源的核心。

有一些人为了迷惑公众抛出了以下五种观点,Leonard G. Horowitz博士驳斥了这些种观点。

还有一些人为了迷惑公众,抛出了HIV起源于1931,1959年被人发现,以便避开特别病毒癌症计划(SVCP)的启动年,1962。Leonard G. Horowitz博士驳斥了这种观点。

中国许多人恐怕都在80年代初看过《卡桑德拉大桥》,是否暗指HIV/AIDS的神秘起源?

美国能在1978年就搞出了HIV/AIDS,后来又有转基因大豆等,现在已是2009,美国完全有能力搞出更多更先进的病毒出来。

非典、禽流感、和猪流感的特效药都是一个药物—Tamiflu(特敏福,达菲),达菲曾一度由罗氏(Roche)制药集团独家生产和销售。但专利掌握在美国加州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手中,罗氏公司需要向吉列德科技公司支付专利使用费,约占售价的五分之一。吉利德于1987年成立,拥有特敏福由1996至2016年二十年的专利权。从1988年到2001年,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一直在该公司董事会任职。1997至2001年间,为吉利德的董事会主席,直至2001年他从政后辞去了公司职务,加入布什(和石油财团洛克菲勒家族关系密却)政府担任国防部长一职。达菲既能是抗病毒药物,那肯定是在研究病毒的过程中发现的。但研究什么病毒?目的又是什么?也许永远都不会公开的!而罗氏(Roche)又非常可能掌握在犹太人罗斯柴尔德家族后代手中。

石油大王后代洛克菲勒家族对美国医药及公共健康具有明确的决定性影响;大卫·洛克菲勒任大通曼哈顿银行(Chase Manhattan Corporation)董事长总经理;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是大卫.洛克菲勒的心腹谋士;大卫洛克菲勒对外交关系委员会、地缘政治、全球经济拥有强大影响力。外交协会就是美国精英的“中央党校”。 洛克菲勒家族横跨石油医药银行外交四大领域。

Thomas H.Glocer 即是Thomson Reuters Corporation(路透社)首席执行官及董事,又是Merck(默克,世界制药、疫苗巨头)董事会成员。按西方法律,严重违背了利益冲突。

犹太势力与WASP及美国政界、军方的密切关系从上面几个例子就可以看出来,其实,这还仅仅是冰山一角。美国社会的上层,以犹太势力为首的利益集团联合一部分WASP(白种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控制了制药行业,基因行业,新闻,金融,监管,CIA,政府,军工巨头,智库以及美国总统;他们内部形成盘根错接的关系网。详见《《货币战争》等文章。

HIV/AIDS系人造病毒的证据,特别是Special Virus Cancer Program(特殊癌症病毒项目)的flowchart流程图爆光,引起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及公众关住此此事,引起美国上层内心惊恐不安。这很有可能是9.11事件的真正主要原因或主要原因之一;这样一来, 公众的注意力就转移到恐怖组织身上去了。

进入2008,特别是2009,中国内外部发生多起严重恶性事件,使决策层处于焦头烂额之境,疲于应付,严重干扰了决策层的注意力及精力!!!

丁学良此前说中国只有五个经济学家。中国购买美国1.2万亿房贷,已基本泡汤。

前不久逝世的钱学森说过:“中国没有一所大学,是按创新型人才培养模式来兴办”

死亡率:猪流感的死亡率为6.77%,比一般流感要高,其高致死率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病毒来势凶猛;二是民众起初对新疾病不重视,以为是普通感冒,很多人自己随便吃些药,错过了发病初72小时的最佳救治期。易感染人群:猪流感致死的患者年龄绝大多数在20岁至45岁之间,属于青壮年。防治疫苗:人类已研制出的所有流感疫苗对于猪流感都无效,但人感染猪流感是可防、可控、可治的。(2009.04.28 )

猪流感死亡率为6.77%这条新闻,先后被**网,**网等国内主流媒体转载。让我们再看下面这条新闻,卫生部25日发布疫情通报称:上周(十一月十六日至二十二日),内地三十一个省份报告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九千七百三十三例,住院治疗三千一百零一例,死亡五十一人 (11.25)。让我们来计算一下死亡率,约为0.5%(这其中可能包括一些基础病患者,平时就有一些重大疾病);考虑到许多人没有去报告, 身体有点不舒服,过一二天就好了,对健康人而言, 感染H1N1死亡率我们大胆估计不会超过0.1%。可悲的是,中国至少有十几万医生,但没有人公开站出来,大声质疑猪流感死亡率为6.77%这条特大假新闻!!

笼统的说死亡率为6.77%,故意夸大死亡率,以便制造恐慌气氛,让人去注射疫苗。这是什么人?出于什么居心?炮制的假数字。国内没有专家站出来,指出这个夸大的死亡率。**网,**网还保留着死亡率为6.77%的说法。

还有人声称:得了普通流感,已好,但对H1N1不会产生抗体,还要注射H1N1疫苗。不知什么人,出于什么居心讲这种线亿人接种疫苗,如果实现这个目标,中国那就彻底完了!

高耀洁2005.5月出版了中国艾滋病调查,首先对她的作为表示最真挚的致敬。但遗憾的是她没有提到学术领域关于HIV/AIDS起源的巨大争论;医学免役学(2008年6月第5版,人民卫生出版社)在中国也算主流教科书,书中谈了AIDS/HIV,但也没有提HIV/AIDS起源的巨大争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一切显示中国人被蒙在鼓里,这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悲哀!

我们对广东某医科大学研究生班作一小范围调查,绝大多数都没有听说过HIV/AIDS起源的巨大争论,这也不能怪他们。所用的教科书谈了AIDS/HIV,但没有提HIV/AIDS起源的巨大争论。

广东华银集团属下广州华银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生产的“甲、乙型流感病毒诊断试剂”4个产品,日前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产品注册证,一举填补国内流感诊断试剂国家注册的空白,成为国内唯一获得国家批准生产和上市的产品,对当前甲型H1N1流感病毒以及其他甲型流感病毒的防控有着重要意义。(2009.09.24)

罗氏始创于1896年,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在制药和诊断领域是世界领先的以研发为基础,以创新驱动的健康事业公司之一。作为全球最大的生物技术公司,药品和诊断,提供从早期发现、预防、诊断到治疗的创新产品与服务,从而提高了人类的健康水准和生活质量。罗氏诊断应用科学部从事病因方面的研究已有50余年,是全球研究疾病病因或隐患的试剂和系统的主要生产商,每年有100多种有利于医学科学进展和供商业使用的新产品、科研试剂和系统上市,为新技术的发展作出了显著的贡献。

一般而言,中国的企业很少掌握核心原材料及核心技术,干的大多是组装活。广州华银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生产的“甲、乙型流感病毒诊断试剂”,它所采用的核心原材料是否从世界医药巨头瑞士罗氏Roche引进?这里面是否有鬼?诊断试剂将普通流感(类禽流样流感)故意误诊断为甲流,以增加致病率及死亡率,以达到恐慌效果?

金融界有XXX,XXX;在AIDS/HIV,H1N1防控领域有谁?前些年,美国华裔学者何大一跑来中国推销他的“鸡尾酒疗法”,非常可能是想转移中国对HIV/AIDS线 Z院士及Z*的言谈

中国工程院院士Z**指出:目前出现在墨西哥城的猪流感,对青壮年的威胁更大。Z院士指出:这是因为。越是年轻、体质强壮的人,身体的免疫功能越敏感,发挥的免疫能量就越高。猪流感一旦侵犯这样的人,其人体的免疫细胞就会迅速释放,因为免疫功能旺盛,一下子释放太多,就会破坏人体自身免疫细胞的平衡状态,对身体造成更大的伤害。(2009.5.16 )

美国没并有禽流感疫情发生,但中国有,虽然禽流感暂时没有很大规模的人际传播,但禽流感病毒的毒性很强,具备高度的致死亡率(60%以上),而甲型H1N1虽然致死亡率很低,但是传染性很高,如果在中国广泛的扩散开来,谁也无法预料这两种病毒会不会发生基因突变,从而演变成一种既具高度传染性、又兼备高致死率的一种病毒,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对中国而言将是一种灾难。在甲流出现早期,广州中医药大学的一位专家就公布了一种治疗甲流的中药方,对此中药方的真正疗效,业界存在颇多争议,Z**院士表示,判断中药有没有效果,最好的办法是进行临床对比观察,对于两个甲流病例,一种使用中药,一种不用中药,从而对比观察中药真正的疗效,在没有做具体对比观察的情况下,妄自断言中药有没有效果是没有事实根据的。 (2009.6.22)

Z**对于疫苗大量接种发表了不同看法,“我觉得还需观望,疫苗安全性问题的观望时间还要更长一点。我们不能像1976年美国接种猪流感疫苗那样,疫情发生后疫苗仓促上阵,结果造成很多人生病甚至死亡。现在检测出疫苗打完后产生抗体,但它对再出现的疫情有没有帮助还不知道。我建议如果要大量接种疫苗,适当有一些试点比较妥当。”( 2009.9.7 )

“我觉得还需观望,疫苗安全性问题的观望时间还要更长一点。”Z**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大量接种疫苗之前,最好先适当进行一些试点,毕竟疫苗在临床还是存在一定比例的不良反应。(2009.11.2)

Z**说,他之前对接种甲流疫苗态度慎重,是因为当时只有二三十万人接种疫苗,还需要进一步观察有无副作用,“目前,我国内地已有7个厂家生产甲流疫苗,接种疫苗的群体接近400万人,出现副作用的比例非常低,其中产生不良反应的有二三百人,产生严重过敏性休克的只有2人,副作用与普通流感疫苗相差无几。”Z**说,目前甲流第二波传播已经在北方地区出现,按照以往的规律,南方地区应该会在明年的一二月份进入第二波。而从疫情的发展来看,Z院士认为,学校是预防甲流的主要阵地,有必要在学校优先开展甲流疫苗接种。( 2009.11.8)

Z**院士昨天表示,甲型H1N1流感病毒变异的可能性增大,中小学生应该尽快接种甲流疫苗。(2009.11.10)

18日下午接受了记者的采访Z**:“现在全国报告的甲流死亡病例数,我根本不信!”( 2009.11.20 Z**质疑国内甲流死亡数据)

对于Z**指出不信目前全国报告的甲流死亡病例数,卫生部新闻发言人M**表示:“不信就不信吧,我们每天都在公布甲流疫情的数字,其他的事情我不知道。”毛群安说,“说实话,他所说的我也不相信,所以我也不能就此事发表看法。”(卫生部官员回应Z**质疑:他说的我也不信2009.11.20 )卫生部近日派出了九个工作组,对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浙江、湖南、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12个省(区)的甲流防控工作特别是重症病例的医疗救治工作进行现场检查督导。对于未依法履行甲流疫情报告和发布职责或者故意隐瞒、谎报、缓报疫情信息的,将按照《传染病防治法》的有关规定,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从上面这段新闻可以看出,Z**的质疑把官方吓的够历害的,中国可能确实存在过隐瞒甲流病例数,但他用这种口气说话,算是击中了中国官僚体系最薄弱环节(这一招非常**,非常有***!!!)

“哪一种中药预防甲流真正有效?我还没看到证据!”针对当前社会上流传各种中药处方预防甲流的现象,昨天(12月24日)出席“无烟亚运健康生活研讨会”的中国工程院院士Z**表示,中药预防甲流的效果还没有得到科学的验证。(2009.12.25)

“看到北京两个治疗H1N1中药的研究(数据),我很服气。”昨天,在北京呼吸疾病研究所成立10周年的学科发展报告会上,Z**院士首次表示,认可中药治疗甲流的功效。(Z**首次表示认可中药治疗甲流功效 2009.12.27)

2:禽流感暂时没有很大规模的人际传播,但禽流感病毒的毒性很强,具备高度的致死亡率(60%以上),而甲型H1N1虽然致死亡率很低,但是传染性很高。禽流感和甲流这两种病毒有可能发生基因突变,从而演变成一种既具高度传染性、又兼备高致死率的一种病毒,对中国而言将是一种灾难。

3: 中药对甲流的防治作用,基本上予以否认,理由是要作临床对比观察,后在事实面前,勉强认可。(中药有其自身问题,但这种态度是否过于武断?)

4: 对甲流疫苗安全性问题,他首先表示要谨慎,观察;后又说还要观察;后表示放心,有必要在学校优先开展甲流疫苗接种;再后来,他说甲型H1N1流感病毒变异的可能性增大,中小学生应该尽快接种甲流疫苗。(他的种种说辞,是不是****?)

5:11月9日:“甲型H1N1流感病毒变异的可能性增大,中小学生应该尽快接种甲流疫苗”。

总之,不管他的主观意愿是什么,他的言辞客观上引发了一种恐怖气氛,并使许多人放弃了中药,选择了疫苗。

我们有一些问题想请问一下Z**院士,如果Z**院士对人民,国家还有几分感情的话,我们相信Z**院士一定乐意解答这些问题。

1 出现在墨西哥城的猪流感,对青壮年的威胁更大。2009年四月中旬猪流感爆发,甲流才出来没多久,并且在墨西哥城。猪流感,对青壮年的威胁更大。这是您自己猜测,还是作了临床对比观察?对中药的防甲流效果,您一直要求做对比观察。那么,猪流感对哪个年龄段的人更具危险性,也要作临床对比观察,才符合您的逻辑,否则和街头算卦的有什么区别?

2 禽流感和甲流这两种病毒有可能发生基因突变,从而演变成一种既具高度传染性、又兼备高致死率的一种病毒,对中国而言将是一种灾难。从科学角度考虑,演变可能性存在,但问题是在一年之内完成这种可能性有多大?Gibbs博士的《From where did the 2009 swine-origin influenza A virus (H1N1) emerge?》不知看否?我们完全可以设想:牛力气大,跑的慢;马力气小,但跑的快;为发展经济,我们也搞一个基因突变工程,合成一个叫牛马的新物种,它即跑的快又力气大,甚至有可能代替汽车,多好的事!

3 “今年,中国甲型H1N1流感的死亡率,应该没有超过历年流感死亡率。” 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黄建始说,“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说今年的流感给人们带来了更大的威胁。”(2009.11.30 **网) 请问,您对此有何看法?

4您质疑中国隐瞒甲流死亡数字,有道理。那么,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的甲流死亡数字,您质疑过吗?为了欺骗中国,很有可能夸大。

5判定甲流疫情趋弱为时尚早(2009.12.20),请问您的证据是什么?

6 世界最理性民族德意志民族, 确定注射的仅11%( 2009.11. 2**网)。最终,只有5%的德国人接种了疫苗。欧洲各国囤积过多甲流疫苗寻求转手。请问,您对此有何看法?

7 截至昨日,深圳甲流疫苗接种人数已经超过20万,疫苗接种人数及接种疫苗占疫苗下拨数的比例均居广东省首位(2009年12月08日11:33 来源:

)。香港与深圳一河之隔,人员往来密切。但香港市民对接种疫苗反应冷淡,香港12月21日才开始注射疫苗,到12月24或26日为止,才只有23538人接种,而香港总人口为688万人。香港的天没有塌下来,社会太平依旧。请问,您对此有何看法?

8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HIV/AIDS的潜伏期为7个半月至数年不等,这一点,想必您一定知道。那么Leonard G. Horowitz博士的《Early Hepatitis B Vaccines and the “Man-Made” Origin of HIV/AIDS》及Boyd Graves博士的SPECIAL VIRUS CANCER PROGRAM—RESEARCH LOGIC FLOW及 Dr. Gerald Myers(美国顶尖DNA序列分析家)对HIV/AIDS起源分析的文章,不知您看过否?9中国甲流疫苗制备所采用毒株“NYMCX-179A”来自美国;7月22日, 由中国疾控中心组织(北京市疾控中心承担),在北京市怀柔区发动1614名志愿者开始作临床试验,到10月29日100天(如果是潜伏期为12个月的恶性病毒,100天还处于潜伏期内,根本看不出任何症状),中国是11月初开始大规模接种。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想必您也一定知道。如果美国发往中国的所谓毒株“NYMCX-179A”实际上是潜伏期为12个月的恶性病毒,这种可能性您考虑过吗?

10沃尔夫岗·沃达格,前任德国联邦议院的社会议员(德意志民族是世界上最理性的民族,一定有相当把握,才会说这种狠话!),现任欧洲议会卫生委员会主席,称甲流疫情是世纪骗局 制药公司制造恐慌牟取暴利。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的首席科学家Z*,开始对甲流疫苗这样人命关天的大事,总用觉得,觉得的。后来,2010年1月初,欧洲理事会卫生委员会主席、德国籍流行病学专家沃尔夫冈·沃达格宣称,这场被夸大的甲流疫情其实是“本世纪最大的医学丑闻之一”。 沃达格说:“在我们眼前,其实只有轻微的流感和一场造假的疫情。”Z*,于2010.1.13回应称,这种说法缺乏事实依据。

中国的专家学者大致可分为四类:1专业水平高,未被人影响、收买;2专业水平高,被人影响、收买;3专业水平低,未被人影响、收买;4专业水平低,被人影响、收买。属于专业水平高,未被人影响`收买之类。我们不能冤枉一个,也不能放过一个!!我们请Z** 及Z*及每一个关心自身前途命运的同胞一起来认真思考这个生死攸关的大问题!!

截至10月28日,近7.3万人参与的德国《图片报》网上调查显示,45%的人说等到疫苗更好的时候再注射,44%的人说拒绝疫苗注射,确定注射的仅11%。( 2009.11.02); 拥有8000多万人口的德国去年经由不同渠道订下5000万剂甲型流感疫苗。而截至目前,4600万剂疫苗砸在手里,也就是说,只有5%的德国人接种了疫苗(2010.01.05欧洲各国囤积过多甲流疫苗寻求转手)。德意志民族不愧是世界上最理性的民族!!

与内地不同的是,香港甲流疫苗采购自法国药厂赛诺菲巴斯德(Sanofi Pasteur)。

香港特区政府署理食物及卫生局长梁卓伟今日表示,截至今午一时,已有逾一千五百人成功接种甲型H1N1流感疫苗,预料圣诞节假期会有更多市民注射该疫苗。 ( 2009.12.21)

香港特区政府上周展开高危人士注射甲流疫苗计划,前四天共有23538人接种,只占200万人接种目标的1.2%。香港卫生防护中心总监曾浩辉26日表示,冬季流感高峰期数周内来临,甲流疫苗注射后最少需两星期才生效,呼吁高危人士及早接种疫苗。综合香港媒体报道,香港累积33773宗甲型H1N1流感确诊个案,香港卫生防护中心认为,有关个案仅是冰山一角,推算实际感染宗数多10至20倍,即最多近一成人口、约67万人感染;甲流第二波更可能在数周内“杀到”。 (2009.12.27)

香港12月21日才开始注射疫苗,到12月24或26日为止,才只有23538人接种,而香港总人口为688万人。也就是说香港只有0.34%的人接种了疫苗,而香港社会太平依旧。

截至昨日,深圳甲流疫苗接种人数已经超过20万,疫苗接种人数及接种疫苗占疫苗下拨数的比例均居广东省首位(2009.12.08)。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对一个小小甲流搞的如此紧张,人心惶惶,甲流仿佛洪水猛兽!.

香港特首带头接种甲流疫苗,向全港市民做出示范。在第二波甲流疫情开始蔓延的情况下,世界各地民众争先恐后接种疫苗,香港市民却反应冷淡,有些人甚至产生“不接种好过接种”的错觉。为人为己都应积极接种疫苗,这也是为提高防疫效果应尽的责任。(2009.12.18)香港市民反应冷淡,是有理智的表现!

截止至12月18日,香港死于甲流的患者只有40多人;截止至12月27日香港累积33773宗甲型H1N1流感确诊个案,就算12月18日至12月27日,又死亡了40多人,香港甲流死亡率最大可能才0.3%,对健康人而言(考虑到许多人没有去报告, 身体有点不舒服,过一二天就好了), 死亡率不会超过0.03%,死亡率太低了!!

2010年1月初,欧洲理事会卫生委员会主席、前任德国联邦议院的社会议员、德国籍流行病学专家沃尔夫冈·沃达格,宣称这场被夸大的甲流疫情其实是“本世纪最大的医学丑闻之一,在我们眼前,其实只有轻微的流感和一场造假的疫情。”称甲流疫情是世纪骗局制药公司制造恐慌牟取暴利。沃尔夫冈·沃达格对这场骗局已揭穿了一大半,但他认为设计制造这场骗局的目地是制造恐慌牟取暴利。我们分析这种可能性不大,所得不多,而代价太大!

综合以上,美国運往中国”NYMCX-179A” 毒株,实际上是类似于HIV这样,有12个月潜伏期的恶性病毒, 这种假定可能性至少有70%!!美国的目的,就是把新猪源甲型(H1N1)流感病毒在全球传播,制造一场全球大瘟疫,再通过世界卫生组织(WHO)不断制造恐怖气氛,再通过掌握的媒体配合鼓吹,诱骗全世界的人都来打疫苗,做给中国人看。趁机在发往中国的毒株中做手脚,对中国下毒手。结合其它手段,引爆房地产经济政治军事危机,让这些危机总爆发,让中国灭种亡国!!

写到这里,真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种假设,可种种迹象表明,再用用你的LOGIC逻辑思维想一想, 这一切不能说100%,但至少有70%可能性!!而中国计划3.9亿人接种疫苗,如果这个计划实现,那么中国将彻底亡国灭种!!写到这里,我们眼中饱含泪水,祖国在危机中!!

“今年,中国甲型H1N1流感的死亡率,应该没有超过历年流感死亡率。” 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黄建始说,“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说今年的流感给人们带来了更大的威胁。”(2009.11.30)来自沈阳的甲流报告:重症甲流患儿全属于瘦弱型 (2009.12.01)

卫生部25日发布疫情通报称:上周(11.16~22),内地三十一个省份报告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九千七百三十三例,住院治疗三千一百零一例,死亡五十一人。让我们来计算一下死亡率,约为0.5%(这其中可能包括一些基础病患者,平时就有一些重大疾病);考虑到许多人没有去报告, 身体有点不舒服,过一二天就好了,对健康人而言, 死亡率不会超过0.1%,甚至有可能低至0.01%,也就是说一万人得了甲型H1N1流感,只有1个人会死亡,这种概率太低了。

立即暂停注射疫苗,国家有关部门立即组织中国未被人影响收买、技术最好的专家学者对此进行调查,只要将中国产疫苗与美国本土产疫苗做一对比实验,作基因测序(中国有无这个技术能力?),真相将大白于天下!

他们杀人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人;当他们杀工会分子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人;当他们杀犹太人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杀我的时候,没有人说话!,因为已经没有人了!!为了你我的自身利益,请版主不要删贴,立即下载至各自计算机中储存,并转发至各论坛!!。

决策层对此,千万不要采取隐瞒掩盖的办法,此举将使全体国民看穿美帝国的极端险恶用心,并使台湾、朝鲜韩国日本东南亚国家欧盟国民看穿美帝国的险恶用心,将极大地促进全球反美同盟形成!!另一面,国民要尽量保持冷静克制,对决策层在甲流防控决策中的错误及失误予以适当的理解。因为他们是在极端险恶的内外部环境下作决策……,因为他们……。我们每一个人在指责别人之前,要扪心自问,自己能否作的更好?有这样几句名言,值得我们用心用灵魂去体会:“没有义人,一个义人也没有。我们看得见别人眼中的细木,却看不见自己眼中的梁木。我所作的我不知;我所愿的,不去作;我所不愿的,到偏偏去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