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科学家人猿杂交实验寻找了5名女志愿者最后实验发生意外

生殖隔离指由于各方面的原因,使亲缘关系接近的类群之间在自然条件下不交配,或者即使能交配也不能产生后代或不能产生可育性后代的隔离机制。

1926年2月,前苏联生物学家伊利亚·伊万诺夫(Ilia Ivanov)启程前往法属西非的几内亚,他的计划是准备在那里进行一件世界上最轰动的实验之一。伊万诺夫是人工授精的专家,曾用他开创性的方法培育出各种杂交动物。而他现在打算尝试一种更激进的方法,把猿和人进行杂交。他的非洲之行耗资巨大,其目的也极为可疑,然而当时的苏联政府不仅批准了他的计划,而且还在当时几乎不允许苏联人离开国家的时候资助了他。如此杰出的科学家为什么要拿自己的名誉冒险呢?为什么苏联会支持他?

上世纪90年代,伊利亚•伊万诺夫(Ilia Ivanov)创造猿类与人类混血的实验始末,从新近开放的苏联档案中浮出时,立即引发了一连串耸人听闻的头条新闻,伊万诺夫也在人们心中成了“科学怪人”。伊万诺夫甚至还暗示,他奉命想为苏联培育出超级强壮的杂交勇士,称之为“变种猿大军”。

然而,现就职于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的苏联裔历史专家亚历山大·埃特金德(Alexander Etkind)说:伊万诺夫在20世纪20年代创造猿人杂交物种的实验绝不是什么秘密,这个项目在当时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几乎和后来的报道一样多,但当时并没有所谓的猿人出现,因此轰动效应也就随之消失了,伊万诺夫的研究也被人们遗忘了。

大约60年后,学者们从各种档案中散落的信件、笔记本和日记中重建了该事件。然而,经过多年的深挖,这个故事的一个重要部分仍然难以捉摸。就是伊万诺夫为什么要这样做?在研究了现有的证据后,或许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

在20世纪初,伊万诺夫因其在人工授精方面的开创性研究和工作受到了国际赞誉,在完善了自己的方法后,他很想将自己的理论变为现实。他的第一个大项目就是利用最好的种马来改善苏联的战马血统。于是,他就开始思考杂交的可能性,他认为可以通过杂交近亲来创造出新型家畜。不久,他就培育出了一种斑马和驴子的杂交后代,一种欧洲野牛和母牛的杂交后代,以及各种各样的大鼠、小鼠、豚鼠和兔子的组合。1910年,他告诉一群动物学家,甚至有可能在人类和他们的近亲之间创造出杂交后代。

在这个阶段,伊万诺夫对自己的说法还只是推测,但经过十年和一场革命之后,他制定了将理论付诸实践的计划。1924年,他向政府提交了自己的提案。尽管遭到科研机构的反对,但伊万诺夫还是获得了批准,并获得了前往非洲收集猿类的资金。文件显示,这一决定是由苏联政府的主要成员推动通过的。

1926年2月20日,伊万诺夫启程前往非洲。他的第一站是巴黎,在那里他得到了巴斯德研究所主任的热情接待和工作上的支持,并被允许在几内亚的新灵长类动物中心(当时是法属西非的一部分)接触黑猩猩。伊万诺夫在3月下旬到达几内亚,却发现那里没有一只成熟到可以繁殖的黑猩猩。于是他只能先返回巴黎,准备在当年晚些时候在回来捕捉黑猩猩。

伊万诺夫在巴黎度过了一个夏天,他在巴斯德研究所(Pasteur Institute)花了一些时间研究如何捕获和制服黑猩猩,期间还与著名的外科医生谢尔盖·沃罗诺夫(Serge Voronoff)合作,后者也不是个“善茬”,他发明了一种越来越流行的“复兴疗法”,这种疗法就是想让人返老还童,在一次臭名昭著的手术中,沃罗诺夫将人猿睾丸的切片移植到那些希望恢复往日活力的富有而年迈的男性身上。那年夏天,他和伊万诺夫因为把一个女性的卵巢移植到一只名叫诺拉的黑猩猩身上,然后用人类为其受精而登上了新闻头条。在媒体等待此实验结果的同时,记者们把注意力也转向了伊万诺夫这个不同寻常的项目。人猿杂交的想法既令人震惊又令人着迷,这可能吗?人类真的和猿类有那么密切的关系吗?结果会是怎样的?苏联人想干什么?

11月20日,伊万诺夫返回几内亚,捕获了黑猩猩,并在相当大的困难下最终给其中3只黑猩猩人工授精。这时他又冒出了第二个想法:用黑猩猩的为女性授精。当地的妇女如果听了这事肯定不同意,疯狂的伊万诺夫想了一个胆大的办法,就是打算以体检为借口神不知鬼不觉的做这件事,但伊万诺夫也不想把事搞大,毕竟是在别的国家,于是就提出了申请,法国总督并不同意他这个“愚蠢”的想法。

先前他实验的三只黑猩猩都没有怀孕。失望之余,伊万诺夫只好带着20只黑猩猩回家,准备在当时苏联的阿布哈兹建立一个新的猿类研究所。毕竟回到自己的国家就好办事,伊万诺夫认为想要创造出猿人的最好机会是找到愿意为了科学风险,而怀半猿婴儿的苏联妇女。但是,黑猩猩在途中大部分死亡,只有四只成功抵达了阿布哈兹。因此,伊万诺夫在繁育更多黑猩猩的同时,就开始着手寻找志愿者。

当时至少有五名妇女提出自愿参加。但研究中心的类人猿数量却一直没有增加,而唯一的成年的雄性猩猩竟然脑出血死亡了,这个伊万诺夫的计划造成了致命的打击,但他并没有放弃,就给哪些排好队准备接受黑猩猩的女性发了电报说:“我们正在努力寻找替代者,再等等!”1930年,更多的黑猩猩来到了研究所,但伊万诺夫在同年也成为了科学家大清洗的受害者,并被流放到哈萨克斯坦。他于次年获释,但不久就去世了。这个实验就这样,草草了之!

那么,为什么伊万诺夫如此渴望创造一个半猿半人的杂交呢?为什么先前的苏联大力资助他?

当伊万诺夫把他的建议提交给科学院时,他把这件事描绘成一个伟大的实验,证明人类是从类人猿进化而来的。如果他将猿和人杂交并产生了可以存活的后代,那么这将意味着达尔文关于我们之间的亲缘关系是正确的。伊万诺夫还强调了证明达尔文是正确的将会对宗教造成怎样的打击,而当时苏联正在努力消灭宗教。成功不仅会巩固苏联科学的声誉,而且还会提供有益的反宗教宣传。

这似乎是足够的动机,但一些人认为当时年迈的苏联领导人脑子里想的可不是这些。据推测,伊万诺夫被派往非洲带回猿类是为了给他们提供生命支持,让他们恢复活力。因为当时克林姆林宫的医生们也涉足了所谓的复兴治疗。

而伊万诺夫的动机,和其当时的许多苏联人一样,也被布尔什维克梦所吸引。他想证明生物干预杂交有能力改变自然。说到底,伊万诺夫是一个典型的苏联狂热分子。他的目的和手段在今天看来确实很激进。但这个实验并没有成功,中途夭折,并没有完全进行下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