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杀妻凶手朱晓东:长相帅气出轨两情人杀妻后藏尸于冰柜中

刘昫在他的《旧唐书·皇甫镈传》中写过这样一句话,“直以性惟狡诈,言不诚实,朝三暮四,天下共知,惟能上惑圣聪,足见奸邪之极。”这里用朝三暮四来评价一个人行为不端,时常用花言巧语来蒙骗他人。

朱晓东就是这样一个“朝三暮四”之人,出生在上海的他童年时期生活得并不幸福,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随后被母亲一手带大,所以在性格上内敛不爱说话。在初中毕业后也没有去上普高,而是就读于一所职校度过了他的高中生活。

内敛的性格并不代表他不能从事销售的工作,在2006年毕业后的他在上海做销售,并且在这种工作环境中认识了各种各样的人。在工作中也懂得了如何能够更轻松地获得女性的好感,更何况他还有一副不错的皮囊。

或许是由于父母失败婚姻的影响,他对稳定的婚姻关系并不是很渴望,而这种三天两头就可以和不同女往的感觉让他感到非常地喜欢。所以赚来的钱大多被他消费在酒吧和夜店中,享受着短暂的快乐。

除此之外,他也养宠物,只不过不是猫猫狗狗这种,而是喜欢养一些蜥蜴和蛇这种爬行类冷血动物。并且在家里还安装了一个大型冷柜来收藏它们,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乐此不疲地对这些动物进行观察。

杨某萍是一个追求浪漫的人,2012年在一次同学聚会的过程中认识了朱晓东,因为毕业后一直跑业务等原因,瘦下来的他变得更好看了,而且也更会说话了,所以成为了那次同学聚会中的焦点。

而散会后两人谈起了恋爱,并且很快确定爱人关系在2015年领证结婚,但是在婚礼布置上两人产生了分歧。杨某萍想要浪漫的婚礼和各种仪式,但是朱某东就想快点结束,不愿意大操大办。

后来杨某萍放弃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浪漫婚礼仪式,在2016年5月28日当天,就摆了六桌酒席来宴请亲朋好友参加婚礼,当天开始当天结束。非常敷衍地举行完婚礼之后,两人甜蜜也就结束了。

其实从婚礼筹办中就可以看到,两人在思维和对生活的态度上是存在很大分歧的,所以婚后就经常因为一些琐事闹矛盾,充斥着吵骂声。10月15日两人去杭州旅游,本来是想着缓和一下关系的旅程,结果因为一些意外让两人之间的矛盾更深了。

首先是由于朱晓东以前的放浪形骸,在婚后仍不加以收敛。在一次朱某东和别的女人搞暧昧被杨某萍撞见,非常生气的杨某萍就抓着他回到家里,逼他写下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出轨等等,这件事让朱晓东感到很是羞愧。

然后是为了缓和尴尬的关系,朱晓东提议去杭州游玩。来到杭州之后去之前看好的宾馆办理入住,但是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当天的房间已经满员了,不得已去了另一家宾馆。这让杨某萍非常地不开心,在游玩的时候也没什么兴致。

10月17日准备回家时又因为买不到高铁票,不得已坐着普通列车回到了上海,在路上杨某萍一直没有给朱晓东好脸色看。晚上回到家后,两人为了这次杭州之旅又吵了起来。第二天早上7点多,刚睡醒的夫妻俩还没怎么说话,就又因为这趟旅行吵了起来。

这一下子就点燃了朱晓东长期以来的愤怒,不想再听妻子说话的他,愤怒地用双手掐死了她。冷静下来之后朱晓东想着怎么去处理尸体,转眼间就看到了平时用来储藏蜥蜴的冷藏柜,于是从将杨俪萍的尸体塞进了位于冷藏柜底部空间最大的格子里。

刚杀死妻子的时候他也想过自杀,但是阳台的晾衣架质量太差没死成。所以在之后的日子里,为了不让妻子的家人和朋友察觉出问题,他就用妻子的手机来和他们联系,还用手机故障来解释为什么不打语音和视频。后来用她的账户去消费,还经常和别的女人外出旅游。慢慢地就把妻子所有的存款都挥霍一空。

根据《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其中就包括工资、奖金。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

在这里因为朱晓东和杨某萍仍然处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不是离婚时或离婚后,并且在婚前也没有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进行约定和划分,所以朱晓东的行为并不构成盗窃罪或侵占罪。

很久没见到过女儿的杨家老人也很想念她,于是在2017年1月31日,杨某萍的母亲就要求她明天必须回家一趟,给父亲过60岁生日。朱晓东在手机上答应了,随后将妻子的手机和身份证等物全部丢弃在苏州河水里。

2月1日,朱晓东将事情告诉给了母亲,苦苦等待女儿回家的杨家父母在朱某东的自首下从冰柜中找到了自己的女儿。2019年7月5日上午,上海二中院二审认为,朱晓东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2020年6月4日对朱某东依法执行死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朱晓东杀死自己的妻子并将其放在冷冻柜中进行藏匿的行为属于本法中的严重情节,并且在民警搜查中还找到了一些关于死亡和解剖的书籍,才如实交代自己的罪状,所以最终依法对其严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