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爱因斯坦曾途经中国

爱因斯坦,享誉世界的物理学家,更是一位人道主义者,一生都致力于促进世界和平,捍卫人权,坚定反战态度。1919年,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便已在中国传播开来,在罗素来华演讲后,一度引起中国学术界热潮,他本人也深受中国人民的尊重。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爱因斯坦途经中国。在这短短几天之内,究竟是何缘故,导致世界公民爱因斯坦竟然在日记中写下:如果有一天其他种族都被中国人取代了那将是可悲的。这般歧视言论的背后,引人深思。

1922年11月13日,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及其夫人乘坐日本船“北野丸”号在前往日本讲学曾途经上海,当时的爱因斯坦已名声在外,环球演讲皆受到各国相关人士款待。

据记载,爱因斯坦夫妇受邀,于上海“一品香”餐厅就餐品尝中华美食,随后前往上海“小世界”欣赏传统戏剧昆曲,紧接着游览了上海当地的城隍庙、豫园等地。晚餐时分由中国文化教育界在画家、书法家王震私宅设宴招待。

同日,由瑞典驻上海总领事处正式通知,爱因斯坦荣获1921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引海内外科学界热议,受到中国学子夹道欢迎庆贺。同今日追星一族般,当时的中国学子也为可以亲眼目睹偶像的到来而为之疯狂,南京路上,爱因斯坦一度被中国大学生抬起欢呼。

1922年12月27日,爱因斯坦夫妇从日本返程,乘坐“榛名丸”号回欧洲,31日上午爱因斯坦再次途经上海。

1923年1月1日,在当时上海犹太青年会、学术研究会的诚挚邀请下,在福州路17号公共租界工部局礼堂中爱因斯坦公开发表了关于相对论的演讲,当时一部分中国学者出席这场演讲。

其实,时任北京大学校长、中国现代大学之父的蔡元培早有意向邀请爱因斯坦去往北京大学讲学,为此他亲自致电邀请,并发动各方爱国人士筹集爱因斯坦来华讲学的报酬,终于在中国各学术团体的帮助下诸事准备齐全,可爱因斯坦却爽约于这场约定。

探其原因的背后,多有猜测。爱因斯坦曾回信一封给蔡元培校长,称有一个自称受蔡元培委托前往上海同他商议北京大学讲学细节的斐司德博士向他提出了与之前同蔡元培校长商议不同的要求,因此被他拒绝。虽然后来知道一切皆是误会,但行程已定无法更改,此事便就此作罢。

斐司德博士是何人?现代学者对此人产生了两种猜测:一是当时的日本人从中作梗,找人冒充斐司德博士,搅乱爱因斯坦前往北京的计划,斩断爱因斯坦和蔡元培的联系;

二是可能由于当时的中国状况,爱因斯坦萌生退意,认为中国人难以集齐他所需报酬且无法保证他的生命安全,便杜撰斐司德博士以此拒绝。

往事已无法追溯,但多年后,一部《爱因斯坦的旅行日记:远东、巴勒斯坦和西班牙,1922-1923》的出版或许可从中窥得当时一二真相,也让世人得知了短短几日的中国之旅爱因斯坦的真实感受,一时舆论开始发酵,引中外哗然。

在爱因斯坦的旅行日记中详细记载了对于中国的印象,多为不太友好的言论,一时受到众多媒体抨击.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中国正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穷苦人民饱受磨难,当时的上海虽是繁华的,但在这繁华背后却满是剥削和压榨,“安静而拘束,就连孩子看上去都很呆板、迟钝。”这便是爱因斯坦对于中国人的最初印象。

麻木,为生活奔走的穷苦群众,是当时时代背景下的大多数人,亦有据可查。在爱因斯坦的笔下还记录着诸如“中国人吃饭时不是坐在凳子上,而是像欧洲人在丛林里解手时那样蹲着”之类的言语。

甚至于对东方女性的魅力提出了质疑,同男人没什么不同的女人,“我不明白中国女性吸引男性具有何种魅力才引得他们生下如此多后代。”这一切都让在中国停留不久的爱因斯坦提出了质疑。最为令人震惊的,莫过于在他认为“中国人没有数学天赋”。

还认为中国人“无法获得逻辑思考能力,就算和马一样辛勤劳作,也不会感到痛苦,他们更像是一群机器。中国人如果取代了其他所有种族就太可怕了,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仅这一想法本身就令人感到难以言喻的沮丧。”

有学者分析,爱因斯坦一向对自己的高智商自负。曾有记载,在一战爆发后,爱因斯坦正在大学教书,他认为他的学生无需上战场而应让那些智商中庸的人前往前线,这样的人即使战死几十个人也不如他失去一个学生重要。

因此,当时在他眼中没有数学天赋的中国人一旦取代了所有种族那一定是可悲的。当然这一切也不过是外界的猜测罢了。诸如此类的观点让人质疑,身为人道主义者的爱因斯坦是否其背后本质是种族歧视者?

其实并不尽然,大部分网友对于此篇日记的看法是以理性的角度来看待的,尤其是中国网民。大多数人认为当时所处时代背景下的中国人的确如同爱因斯坦所记载的那般,无需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指责他们的所观所感。

外国网友对此也指出了类似的看法,认为“人无完人”,不应当以如今的道德准则来批判一个世纪前爱因斯坦的言行。

究竟是何原因才导致爱因斯坦对中国人民产生了如此大的误解?可能同当时的时代背景相关。

当时的中国多战乱,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遭受袭击,在这样的状况下,老百姓大多疲于逃命,忙于生计。在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中的主人公不也是如此,从勤劳、纯朴到最后的麻木,是旧社会劳苦大众的最好刻画。

也是因为这重重剥削,旧社会的妇女也终日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为养家糊口又哪会顾及自我形象,且受封建残留思想荼毒严重,大多都不曾识文断字,这才有了爱因斯坦对中国妇女魅力的存疑。

爱因斯坦还提到中国人吃饭都是蹲着拿碗吃,那样子如同欧洲人在丛林中大小便一样。当时中国经济落后,民众维持生计困难,为生计而活,打工的民众,吃饭自然是蹲着吃,且食物匮乏,蹲着吃饭才不会吃太多。

或许,多年前爱因斯坦也不曾想过写在日记之中仅供自己回忆的私密言语,在多年后竟被出版乃至引发各界对其品行的质疑。其实,爱因斯坦更多的是对当时被压迫的中国人民的人道主义关怀。

爱因斯坦访华期间身旁也多各界人士陪同,但他独独注意到途中所遇各类贫苦人民的生活境况,这同样是对当时中国境况的惋惜。

若是他真的对中国人民存在种族歧视,那么便不会在多年后抗战爱国运动的领袖七君子遭受国民政府迫害时,同美国包括他在内的十五位知名人士公开发出声援。更是在日本军侵华期间发起捐助中国委员会,在全美的超两千个城镇中为中国抗战募捐。

因此,对于日记所载,应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避免以恶意揣度,导致一代伟人蒙受不白之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